全国免费热线:4006-825-836
网站首页
关于足球推荐
木材分类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足球推荐

黄花梨

当前位置:主页 > 木材分类 > 黄花梨 >

古典家具广西论道 大叶黄花梨竞风流

发布时间:2021/09/20

  本次研讨会与会者们普遍关注的问题是:“大叶黄花梨,它与传统材料相比,有何让人信服之优势?”古典家具研究专家张德祥给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表示,十分看好大叶黄花梨的价值前景,自己与在座不少专家、厂家几年前就关注大叶黄花梨。与紫檀相比,其硬度要强、密度要大;较之黄花梨,它色泽油性与黄花梨接近,均有琥珀纹,有漂亮鬼脸;对比金丝楠木,大叶黄花梨亦有金星、金丝,观之吉祥养眼,非常符合中国人对古典家具木料的审美标准。

  12月中旬,在广西凭祥举办的中国红木产业年会有着独特的产业背景——近十年红木产业的高速发展,使传统红木原材料日益匮乏。今年6月CITES新规的颁布实施进一步推升了原材料价格暴涨,使红木行业在表面繁荣之下隐含着资源枯竭之忧。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如何完成产业升级?如何实现整个行业的良性运转?来自全国各地红木从业者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到“创新思维,开发新的材料”这一议题上,在此情况下,近年来在行业声名鹊起的新材料大叶黄花梨再次大放异彩,成为与会者们探讨的核心话题。

  作为年会第一个互动式交流会,12月10日举办的“材料信息发布与推介互动论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红木行业专家、企业家、产业上游材料商与终端市场经销商。他们围绕近年来泉州蔚林木业对大叶黄花梨开发使用与发展前景,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蔚林木业销售总监黄家裕首先介绍了企业开发、推广大叶黄花梨的艰辛历程与成功经验。他说,大叶黄花梨木性强,硬度密度非常大,解决烘干、开料、雕刻、加工是难题。但是蔚林木业迎难而上,采用不同的思路,寻找不同于以往的工具和工艺办法,成功设计制作出传承明式风格的系列家具。由于前期烘干处理得好,这些家具摆放到展厅,被客户长久使用,不会出现开裂变形,深受收藏者青睐。在推广方面,目前蔚林木业已在京、津、闽、浙、两广和山东等全国主要红木家具市场开设了近20个大叶黄花梨体验馆、会所和专卖店。

  听了黄家裕一席话,来自云南丽江的木材商邓先生坦言,自己曾经认为大叶黄花梨不好处理,做家具容易开裂,但是这次仔细观摩了蔚林木业带来的成套家具与开料后的木头,发现以前自己是陷入了“技术误区”。

  身处原材料市场前沿,邓先生告诉与会者们:“受CITES实施影响,目前云南边贸大红酸枝价格已经翻倍,好料一吨约40万元;白酸枝、花酸枝和缅甸花梨5月份价格每吨约1万元,目前已涨至一吨3到4万元。以此为参照,大叶黄花梨约每吨28万元的价格合理,有较好的升值前景。”

  论坛上,来自天津的厂商白先生和来自义乌的木材商傅先生一致认为,传统红木树种日渐稀缺,资源面临枯竭,中国红木家具形制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蒋奇平给行业贡献的“大叶黄花梨”不仅缓解了资源稀缺问题,而且填补了高端材料黄花梨日渐枯竭的空白,圆了许多收藏者的“黄花梨梦”。他们表示,愿意和蔚林木业等有志之士一起开发这种珍贵硬木,为古典家具产业可持续发展竭尽全力。

  12月11日,在“红木行业现状、趋势及对策高层研究会暨《红木》国标修订意见征集研讨会”现场,大叶黄花梨再次成为主角。

  本次研讨会与会者们普遍关注的问题是:“大叶黄花梨,它与传统材料相比,有何让人信服之优势?”古典家具研究专家张德祥给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表示,十分看好大叶黄花梨的价值前景,自己与在座不少专家、厂家几年前就关注大叶黄花梨。与紫檀相比,其硬度要强、密度要大;较之黄花梨,它色泽油性与黄花梨接近,均有琥珀纹,有漂亮鬼脸;对比金丝楠木,大叶黄花梨亦有金星、金丝,观之吉祥养眼,非常符合中国人对古典家具木料的审美标准。

  研讨会现场,来自河北大城的马先生提问:“目前市场上存在冒充大叶黄花梨的硬木材质,如何分辨真假?”中国林科院木材研究所的研究员、国标修订工作顾问姜笑梅说,大叶黄花梨学名叫长叶鹊肾,其结构、材色、硬度、干缩率等都符合《红木》国标内的硬木指标。她建议,消费者应到蔚林木业指定的体验馆、会所或专卖店购买。

  姜笑梅强调,2000年列入国标的33种材质,并非说明它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木头,其实它们大部分也很一般,对比之下,大叶黄花梨要优于其中的许多树种。因此,只要是好木材,都值得开发利用。

  中国林科院研究员、《红木》国标修订工作负责人殷亚方在论坛总结中表示,CITES新规实施后,中国作为缔约国成员,将和相关国家一道严控红木砍伐和出口贸易,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叶黄花梨的价值不言而喻。希望从业者们在全球范围内,还能够发现更多像大叶黄花梨这样的好木材。

  本次年会主办方将论坛、研讨会之外的材料交流现场冠名为:“新材料、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业内人士认为,“四新”提法堪称对蔚林木业正在进行的大叶黄花梨事业的真实写照,即蒋奇平为行业贡献了“新材料”,并带领团队研发出“新设备”,继而通过“新技术”,驯服了大叶黄花梨,且在基于传承的基础上创造出了“新工艺”。

  笔者在“四新”交流现场看到,大叶黄花梨备受围观、追捧。很多人不远千里来此,只为一睹其芳容。“看这木纹、颜色、鬼脸和琥珀光,跟海南黄花梨简直一模一样。”现场不少参观者对大叶黄花梨明式家具爱不释手。

  据黄家裕透露,本次“四新”交流现场收获颇丰,其中云南瑞丽邓先生、浙江东阳徐先生等企业代表以及不少业界人士,均有要与蔚林木业合作开发或经销大叶黄花梨家具的意向。另有广西当地部分古典家具爱好者,正准备把家里原有越黄家具和越南红酸枝出售,换成大叶黄花梨家具。

  2013年,大红酸枝等被列为濒危树种。一则简单的国际公约,在改变红木市场走向的同时,亦激发了从业者们的无限斗志。在旧有材料日益枯竭的情况下,怎样传承好红木文化?殷亚方认为,行业正需要大叶黄花梨这样的新材料。而蔚林木业欣逢历史新机遇,必将肩负新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