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4006-825-836
网站首页
关于足球推荐
木材分类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足球推荐

铁力木

当前位置:主页 > 木材分类 > 铁力木 >

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 辽宁明星多基因的(组图

发布时间:2021/10/02

  纵观依然活跃在国内歌坛、影坛、曲艺圈等各大演艺行当中的知名人士,人们会赫然发现东北人占据了相当比重,而这些人中辽宁籍的明星也是绝对的主力。

  这些明星非但成为业内的中坚力量,同时很多人还在业内成为“一哥”、“一姐”级的人物:小品大王赵本山自不必说了,国家京剧院的院长吴江和副院长于魁智都是辽宁人,辽宁走出的评书大师刘兰芳则在中国曲艺家协会担任主席,加上歌舞影视等其他领域当中的孙楠、那英、郎朗、范伟、毕福剑、佟大为……历数这些辽宁走出来的名人,辽宁这里的名人怎么就这么“抱窝”呢?

  走陆路的话他们必然要先经过辽宁境内,如果走海路的话也要在现在的大连和丹东登陆,无论怎么走,这些艺人出关的第一站都是辽宁

  如果要追溯辽宁为何明星辈出,要考虑的东西就是在太多了。在谈到这个问题时,省文联副主席崔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现在人们提到黑土地文化、东北文化、关东文化等问题时,常常将东北三省视作一个整体来看,虽然这样做能够将东北三省文化中的共性体现出来,但是却不能完全体现出辽宁一省的文化特性。

  据崔凯介绍,辽宁文化的最初形态称之为“红山文化”,就现在出土的文物来看,红山文化应当与黄河文明处在同一个时期,由此人们可以看出,辽宁地区的文化积淀是非常久远的。在出土的文物当中,人们发现了那个时期的打击乐器,虽然现在依然无法判断出这种音乐形式在那个时代的普及程度,但是这足以证明辽宁地区从人类文明之初就有着良好的演艺基础。

  任何一种表演形式,都离不开文化积淀。辽宁地区的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给了辽宁人这样的积淀,而后来的辽宁人也将此溶于各种文化表现形式当中。崔凯在这里就提到了我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其作者曹雪芹就是辽宁人,在红楼梦中现在已经找到一百多处辽宁的地方方言,由此可见,一个地区的文化会影响到生活在这个地区的人,而这个地区的人在各种文化形式当中也会不自然地流露出地方特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辽宁文化的特点也就越来越鲜明。

  一个地区的文化繁荣,除了必要的文化积淀之外,还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辽宁自古便是农业大省,而近现代又发展成为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这为辽宁文化的表演提供了非常好的物质基础,让辽宁的文化事业能够顺利发展。

  除此之外,辽宁的地理位置也带来非常好的先天条件。研究曲艺多年的专家耿瑛表示,人们谈到包括曲艺、戏曲等演出形式时,常常会提到闯关东对于东北文化影响,的确,人口的迁移给东北文化的繁荣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东西,而收益最大的就是辽宁。

  耿瑛介绍说:“以前艺人大多活跃在京津地区,但那个时候茶馆戏班是有限的,大批的艺人便走出京津北上谋生。”从这些艺人的迁徙路线来看,走陆路的话他们必然要先经过辽宁境内,如果走海路的话也要在现在的大连和丹东登陆,无论怎么走,这些艺人出关的第一站都是辽宁,大批的艺人也就留在了辽宁,当然也有人继续北上走到了吉林和黑龙江,但留在辽宁的东西必然是最多的。

  通过以上分析人们不难看出,辽宁具备了文化极度繁荣的种种条件,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如果再出现不了明星,那么辽宁人自己就要进行深刻的检讨了。

  当时的传媒条件不比现在,艺人的名声就是靠自己一场一场演出来的,靠观众口口相传给捧出来的

  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笔王小峰曾经这样写道:“东北人喜欢闯,当年是闯进去的,如今又要闯出来。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东北人那种落地生根的意识不强。”从他的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东北人的骨子里历来就包含着“不稳定因子”,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东北文化的传播。

  在与崔凯聊天时,他提到了一个名叫王荣的锦州二人转艺人,这个艺人生活在清朝的嘉庆年间,当时在东北享有盛誉,人送外号“王大脑袋”。王大脑袋在东北唱出名堂之后,便开始不满足于现状,想到关内和那里的艺人比试一下,随后他就带着自己的戏班子入了关,在京津和河北地区开始了演出。

  这一趟入关的演出让关里的人见识了关外的“蹦蹦”的厉害,非但如此,此次入关演出还影响了河北“莲花落”的表演形式,河北的民间艺人在看了二人转的表演形式之后,才开始在表演中加入了“彩扮”的形式。由此可见,东北的各种表演形式不仅仅影响着东北人,同时也促进了全国的表演形式的发展。

  在这里还要特别强调一点,当时的传媒条件不比现在,艺人的名声就是靠自己一场一场演出来的,靠观众口口相传给捧出来的,现在一些靠着一些噱头和包装走红的明星,与当时那些名震一方的艺人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也养了一方艺,在东北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养出了如今的东北人,而这些东北人在悠久的历史当中也创造了东北特色的地方文化,这地方文化也便充满了东北味儿,这东北味儿绝不单单是东北人喜欢。

  崔凯在谈及东北文化为何能够走红全国的问题时这样解释道:从艺术生态学的角度说,有的艺术生于庙堂,而有的艺术生于民间。东北的绝大多数民间艺术都是由劳动人民自己创造出来的,这样创造出来的民间艺术自然有着雄厚的群众基础。另一方面,东北人虽然有着自己的特性,但是毕竟同为华夏儿女,对于艺术的认知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致的,东北人喜欢的东西,全国人民虽不至于完全喜欢,但必然会有一大批喜爱东北艺术的群众。崔凯曾经就对记者讲过,以前自己去南方做调研,休息期间与会者就纷纷围在了几个东北人的身边,纷纷要求他们讲几个段子,在他们的眼中东北人似乎天生就有着幽默细胞。或许生活在东北的人们对此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一旦走出去便能够发现,原来东北人都有着成为明星的潜质。

  不过,要想成为明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旧社会吃苦挨骂是艺人们的必修功课,耿瑛就给记者讲述了自己亲眼所见的一个故事:当时耿瑛放学回家,路过一个中药铺,看到一个说快板的艺人跟掌柜讨钱,掌柜非常吝啬,便刁难这个艺人,只要艺人说出自己店铺里的全部药名便给钱。这艺人二话没说,上百种药材不但学名别名都说得出,就连治什么病都一个不落。后来掌柜的也非常惊讶,给了一大笔钱才圆了场。后来,等到耿瑛研究曲艺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快板书中一个经典的段子,早在宋朝便已经出现,那中药铺的掌柜可以说是见识浅薄,不过这也反映出那个时代的艺人不好当,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他们或许连饭都吃不上了。

  辽宁人的明星范儿绝不仅仅是一代人或者是一个时期的事情,这个范儿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在东北的文化历史当中,人们能够看到众多世家:评书世家、大鼓世家、二人转世家、评剧世家……

  这些世家是各种表演形式传承下来的关键,这种家族传承能够保证众多戏曲、曲艺等诸多表演形式传承的完整性,而且这种家族式的传承受到外界影响的因素也非常小。据东北大鼓名角霍树棠的孙子霍大顺回忆,当时爷爷最初并没有打算教霍大顺唱大鼓,因为霍树棠当年虽然是一方名角,但是旧社会艺人却要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欺压和剥削,霍树棠并不希望自己的孙子受这样的苦。

  但是霍大顺因为出生在鼓曲世家,平时必然会耳濡目染接触到一些,而他也遗传了祖辈的音乐细胞,当时当红革命歌曲霍大顺唱得有模有样。这一切都在逐渐改变着霍树棠的心思,最终他决定将东北大鼓传授给孙子。

  在曲艺行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舍二百钱,不把艺来传。这说的是曲艺家十分重视自己手中的绝活,很多人非但不传外人,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不传,因为女儿终究要嫁出去,成为别人家的人,这样的思想必然会限制曲艺的传承,但是在东北却并没有受到这个规矩的太多限制,非但不受限制,师出多门的现象在东北也是非常普遍。

  人们熟知的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马力就是非常典型的代表,在她学习二人转的过程中,她走进民间艺人的田间地头,先后走访了众多二人转民间艺人,遇到有绝活的艺人她便拜师学艺,如果对方不答应她就软磨硬泡,最终的结果都会让马力有所收获,正是在这样的行动之下,马力在二人转表演,尤其是舞蹈方面取得了非常之高的艺术成就。打破了这种传承限制,各种曲艺形式被保留了下来,而且这样的保留还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剔除一些糟粕,保留下最为精华的部分。

  如今,我们辽宁有了歌坛“天王”孙楠、“天后”那英、有了“钢琴王子”郎朗,有了声贯九州的刘兰芳、田连元、单田芳,有了“话剧泰斗”李默然,有了著名相声演员王志涛、金炳昶、杨振华,更有了“小品大王”赵本山和他的弟子们。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辽宁的戏曲、曲艺等人才依然将在东北乃至全国产生巨大的影响。

  身为辽宁人,这一批又一批涌现出来的明星,他们作为辽宁的文化名片在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范围内起到了非常好的宣传作用,而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辽宁人来讲,所能做的就是继续支持着从辽宁走出去的这些明星,家乡人永远是他们的坚强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