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4006-825-836
网站首页
关于足球推荐
木材分类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足球推荐

鸡翅木

当前位置:主页 > 木材分类 > 鸡翅木 >

三问吴清友:靠品牌“躺着就能赚钱”的诚品如

发布时间:2021/09/05

  住进诚品行旅酒店,我们就发现今天的诚品早已不只是家书店,第一家诚品行旅酒店2015年在台北开业,诚品电影院2009年开业,苏州的诚品居所还卖起了房子,均价每平米五六万以上。

  曾任诚品书店事业部营运长的台湾创意老师薛良凯告诉我们,今天图书销售只占诚品总营收百分之十几。诚品到了一个经营品牌,靠品牌赚钱的阶段。

  问题一:“今天诚品生命力如此旺盛,与多年保持纯粹密切相关,可现在开了这么多分枝,会不会渐渐偏离初心?”西安海星科技董事长、正和岛陕西岛邻机构荣誉主席荣海问。

  问题二:荣海还问:“到今天诚品在大陆只开了苏州一家店,后来跟进者比如方所,步伐快、声势大,诚品是否有压力在中国加速布局?”

  问题三:“说到底,诚品卖的不是书,是一种文化,而诚品开在两岸三地,台湾、香港、大陆文化差异很大,诚品如何驾驭这种文化差异?”上海剑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钢问。

  两个半小时时间,吴清友先是介绍了诚品的经营理念,然后与正和岛企业家围坐一桌,倾心交谈。下文为吴清友口述节选。

  交流中有个细节让广州凌玮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胡颖妮记忆深刻,这位诚品的精神领袖无意间透露,他身上这套深色西服已经“服役”超过20年,胡定睛一看,在吴清友西服袖口上找到了大小不一的四个小洞。

  有次我应邀去香港中文大学交流,用餐时,沈校长问我一个问题:“吴先生,人家都说香港没有文化,你的看法如何?”

  我想起在苏州诚品书店听余光中老师讲过一句话:科技催未来快来,文化求历史慢走。今天我们大概就活在这样一个新常态吧,如何让科技和文化和谐并存?我答复沈校长说,我不认为香港没文化,但香港普罗大众确实很辛苦,为了争取基本的生存和生活条件,要耗掉生命的绝大部分。香港和台湾不太一样,台湾比较悠闲、从容,在台北生存当然也不易,可也可以选择生活在台东,一个月一万块新台币也可以过好。

  但香港人几乎没有选择,所以我从心里同情香港人。我回应沈校长,香港人其实要有文化,要比台湾人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要更辛苦。所以朋友们你们就知道我们有多幸运了。

  2007年我第一次到北京,新闻出版总署的朋友问我:“吴先生,你来北京有什么观察和感想?”

  我讲得很直接,我说北京的读者,值得书业给他们更好的空间,更好的服务,更好的待遇。我第一次到北京,走在马路上,看到很多面孔都是很急躁的。

  诚品不管做什么,顾客的容颜,就代表了他某种程度的心境。心的品质才是真正生命的品质,所以我们对书店有相当高的期许。因为书店是一个人进来可以从容,没有任何压力的地方。这跟走进名品店的感觉不一样。

  走进一家名品店,虽然我很少逛名品店,我这身西装已经至少20年,但我能想象那种心理状态,店员也会打量你,带什么包包,穿什么鞋子,当季还是过季,会拿你跟别的客人比较,然后你也会打量自己,荷包够不够,一个包包2万块,我是该给我女儿上好的幼儿园还是买下这个包包?

  不买有一种失落感,买了有一种罪恶感,所以人的表情有时会不自在。但书店没有这些,再有学问的人,再大的高管,走进书店都会比较谦虚一点,人上有人嘛,然后众生平等,谁都可以拿起一本书读,没有说非买不可。

  为什么在诚品书店会看到比较可爱的容颜?因为每个人到这个空间就自在了。大陆空间大,人又多,讲话声音都比较大吧,但我看苏州店很多人进去后,声音就变轻了,人也更优雅了。

  这也是互联网淘汰不了诚品实体店的原因。我是学建筑出身,诚品从一开始,就知道空间是很神奇的,比如诚品为什么特别强调光?因为光是给空间以生命的。有次我到北京讲讲城市的空间与文化创新,我说人类流传几百年、几千年的伟大建筑,一进去就会感到一股很正面的灵气,一进去就感到心灵被洗涤了。

  人类所有重要活动也都在空间里产生,今天世界上最伟大的大教堂、大图书馆、大博物馆、大美术馆,大车站,都是安放人心灵的场所,所以我认为空间有灵。为什么空间有灵?因为人有灵。人在不同的空间,从事不同活动,会孕育出不同的灵性。

  当很多朋友赞美诚品时,我其实不敢当,因为我一直认为诚品是一座城市里人们的集体创造。苏州、香港、台湾,不同地方的人,呈现出不同的韵味。光是一家书店没有读者,没有很多当地的创造者来参与,诚品只是一个空洞的躯壳。

  回到黄先生的问题,文化需要落实在当地,需要接地气,像在苏州我们就希望耕耘本地文化,诚品跟苏州美院、苏州博物馆以及当地的创作者合作,开发当地的文化空间。我会从苏州买什么东西带回台湾送朋友?苏州诚品书店有一家专柜,用鸡翅木做筷子,我姓吴,他会用一块铜镶在筷子顶端,刻上“吴府家宴”。

  谈到文化创意产业,坦白讲,我认为老祖宗的文化创意比现代人高明,如何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转为你创作的内容,这不是诚品能够掌握的,要携手不同地方的人共同创作。

  从诚品业务板块看,有的似乎并没有太大关联性,但如果从核心价值理念延伸下来,就可以看到彼此的关联性,就是我们讲的“人文、艺术、创意、生活”。朋友们可以看到,从书店、画廊、讲堂、表演厅、电影院、文创平台、行旅(酒店)、居所,还有我们现在偶尔也做一些并不十分流行,但非常重要的一些经典著作的重新出版。

  跨很多不同的行业其实是很辛苦的,因为它不具规模效应,不能简单复制。诚品之所以选择一条困难的路走,是为了契合诚品的精神和理念,而不是用最容易赚钱的模式复制,不管我们做的好或者不好,至少我们效忠于我们最初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希望把善、爱、美融入到生活中。

  我曾讲过,没有商业诚品不能活,没有文化诚品不想活。这个社会不缺精明的生意人。诚品松烟店室内乐演奏厅大概是全台湾唯一国际标准的古典乐室内演奏场所,368个座位,光养这个厅每年要赔掉人民币300万左右,从一开始就知道会赔钱的,全世界没有哪一个表演厅是赚钱的,诚品为什么要做这个?还有诚品讲堂,我们现在有600位讲师,你说办讲堂能赚钱吗?坦白说我也不是笨,我也会经商,但那些不是我生命的重要选择,我既然决定了“人文、艺术、创意、生活”这条路,是不会改变的。所以请各位放心,诚品会往多元发展,但不会偏离自己的价值观。

  今天诚品的经营思维,就是先有一个核心的价值,这个价值一定要契合诚品“人文、艺术、创意、生活”的经营理念,然后有一个策略定位,不同的产业或不同的竞争环境,需要有不同的营运模式,而且需要不断地创新,才能生存下去,才能有机会回馈。资源总是有限,我们希望诚品能产生一种善性循环,就是利他、利己、利众生,回报社会、产业、顾客、同仁及股东。诚品看重的不是如何把事业做大,而是更精进整个诚品团队三千人的力量。

  关于同业的问题,我倒想,假设大陆有一天能够有3000家仿诚品,那是诚品的成就。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我们要包山包海吗?假使诚品的理念被更多人认同,出于良善的本心让大陆更多朋友受惠,这是我们乐见的。我还有一种逻辑,假使诚品做得更成功,能够引入更多的同业,我不讲竞争者,就能够造福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人愿意到书店去,而不是到KTV。

  关于在大陆的发展,说来话长,我们不轻易开店,要精挑细选,因为书店是很容易赔钱的,稍不小心所以要很谨慎,我们这个行业要做到某种品质,要衡量人力、物力、财力,要衡量自己有多少实力,再做多少事情。

  作为华人,诚品有一个心愿,诚品书店也许不是最大,但我们相信我们有理念,有“人、生命、阅读”这样的终极关怀,希望不论在香港、苏州、台湾,让每一个走进诚品书店的人,得到的服务不亚于今天你在伦敦Harrods、巴黎Le Bon Marche、纽约Bergdorf Goodman、日本伊势丹书店的感受。苏州店我们有两个大楼梯,一般经营者是肯定拿来当柜位的,可以卖钱,可以转租,诚品也有很强财务部的人员,天天琢磨如何把寸土寸金发挥到极致,这是一种抉择,选择把书店变成一座纯粹的知识教堂,也是一种选择,我们并不是最有能力这样慷慨的,但会尽我们所能。

  总之,我们讲“人文、艺术、创意、生活”,还是希望能照顾到绝大部分老百姓,能惠及普罗大众,培养他们终生受用不尽的阅读习惯,这让我的同事不计辛劳。

  身着超过二十年的西装,脚踏运动鞋,一般人这种装扮你肯定会觉得不太得体,可当吴先生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大家被他强大的气场震住了,他温文而雅又坚如磐石,他已经摆脱了一切任何外在的修饰,他是个真正大神级的人物。

  企业与企业的差距就是企业家与企业家价值观的差距,吴先生不是想把事儿做大,而是传播他“真、善、诚”的理念。

  吴先生喜欢建筑,用心让誠品书店的空间充满着灵性很神奇,好的阅读习惯会影响一生,正面思维的意义让每个生命都有它要完成的使命!我们一起去书城中寻找答案吧!

  在台北松山文创园诚品旗下的“诚品行旅”酒店和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先生圆桌晤谈。吴先生是一位圆润而坚毅,理想而踏实的智者。人文,情怀,哲学是他的标签。他非常敬畏医院和书店:任何有权势、拥富贵的人在医院面对生死而弯曲,在书店知识的海洋里而渺小。他艰忍十五年的经营亏损,但却培育了巨大的品牌资源,同时获得了企业在社会生存的正当理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